相关文章

布罗姆:我在卡塔尔工作过一年,在那里认识了阿兰·佩兰,当时这名现任中国队主帅也在同一个联赛里执教,我们一起吃过几次饭。在现今的法国足坛,工作不是那么好找。

东方体育:我注意到你的体能训练有很多花样,比如在沙坑里放上圆环让球员单脚跳进去做传接球动作。

布罗姆:因为这种练习能帮助球员的身体适应在各种场地上运动,并有助于增强他们的脚踝和膝盖的能力。因为沙子很软,所以注意力必须更集中。而所有这些练习都可以帮助球员在球场上避免受伤。

布罗姆:要踢好球,首先需要以良好的体能为基础。这就好像我们盖房子,地基一定要打好。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才可以进行强化训练。打个比方,如果明天要球员们进行速度方面的强化训练,他们办不到,因为他们的身体还没准备好。这段时间我们跑步练得很多,就是在为之后的各种强化训练打基础。

布罗姆:以前可能只是凭感觉和经验,但我们现在使用的这套GPS系统,可以帮助我们杜绝这种现象。因为它记录了每个球员跑动的距离,所以我通常晚上要做许多工作,因为我要研究每一个球员的跑动距离和运动强度。根据研究的结果,也能让我在第二天的训练中作出调整。在这支球队里,有大约10到12名球员,他们非常能跑,跑动距离相当大,还有10到12名球员,跑起来显得有些吃力。举例而言,4号(李建滨)在刚开始的时候跑起来要比别人吃力一些,我听说他过去一年没怎么踢比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能看到他明显的进步。我刚刚做了统计,我们今天的训练中进行和四天前一样的跑圈练习,他的进步非常明显。还有几名球员也是一样,既然四天之内可以产生这么大的变化,而我们现在距离赛季开始还很远,相信到时候大家的体能都会到达一个让人满意的程度。

布罗姆: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法看出谁的体能最好,因为我们还没有打过正式的比赛。但就长距离跑动上,像36号(王寿挺)就是一个挺能跑的球员,但他还欠缺一些速度。

布罗姆:不,并不是所有法甲俱乐部都有这样的装备,因为这毕竟非常昂贵。在20家法甲俱乐部里,只有六家是肯定有的,最多也不会超过八家。但对我来说,GPS真的非常重要。我在卡塔尔工作的时候,所有俱乐部都配备GPS,他们非常喜欢高科技的东西,当然也因为他们都非常富有。我来之前尝试着问了申花俱乐部,是否可以买GPS,他们说原本就有这个打算买了,这正合了我的心意。

布罗姆:仅就体能而言我不觉得有什么差距,我觉得更大的区别在于精神上。从我们开始在西班牙的拉练以来,我觉得和中国球员一起工作的感觉超级棒。因为他们总是尽一切努力完成我们交代的所有任务,没有一名球员偷懒什么的。但法国球员不是这样,他们会在训练中聊个天偷个懒,而且总是在抱怨。但我没有发现我们队里有这种情况,我不知道这是否因为来了新的教练组,也许以后熟了可能也会有和法国球员相同的情况,但就眼下而言,这些球员真的纪律性非常强。你知道,我们要在这里呆40多天,这对于法国球员而言是不可想象的。别说40天了,10天后有些人就看不到影子了,对,我说的真的。

东方体育:我记得阿内尔卡提过,他刚加盟申花的时候看到球队的训练,吓得差点逃回去,你们没有这种感觉吗?

布罗姆:不不,我觉得这些球员完全有能力进行高质量的训练。从一开始,他们表现出的水平就不低。事实上,我们教练组并没有因为这些是中国球员就改变自己的工作方式,或者说减少一些工作强度,没有的事,我们完全是在用训练法国球员的方式训练中国球员,完全一样的内容和强度。这些天里,我们只放了两个半天的假。我觉得,中国球员完全有能力完成这些高强度的训练,但我也感觉出,在他们心里,他们小看了自己,认为自己完不成这样的训练,但事实上他们做到了。卡塔尔球员也是一样的,我刚去那会儿,球员们告诉我他们从来没这样练过,但后来却证明他们完全可以做到。

布罗姆:每星期的前几天肯定是的,举个例子,如果我们是周六打比赛,那么直到星期四之前,我们都要保持一天两练。而如果是那些年轻球员,我们很可能在比赛第二天也让他们进行两练。

东方体育:英格兰主帅霍奇森和利物浦主帅罗杰斯曾进行过一次争论,前者认为赛后第二天进行恢复性训练是没有必要的,而罗杰斯则认为这是必须的。你怎么看?

布罗姆:我觉得赛后第二天进行恢复性训练是必须的,这样的话,如果球员的身体在训练过程中出现任何不适现象,我们可以立刻着手进行治疗。而如果第二天不训练,就浪费了一整天的时间,这是非常宝贵的时间。另外就是,我可能说得有点夸张,第二天的恢复性训练有助于“洗净血液里面的垃圾”。因为在比赛中球员的运动量极大,这也会让他们的身体里产生一些毒素进行,并阻碍肌肉更好地运动,所以第二天一些适量的运动,有助于清除这些毒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