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总统大选初步结果出炉:小马科斯高票赢得选举 “杜特尔特路线继承者”呼吁团结和复苏

5月10日,菲律宾大选尘埃落定。据菲律宾媒体10日凌晨公布的初步统计结果显示,在完成对92%选票的计票后,菲律宾联邦党候选人费迪南德·罗穆亚尔德斯·马科斯,即已故前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之子(下文称“小马科斯”)以56.59%的得票率赢得总统选举。此外,其竞选搭档、菲律宾现任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长女、达沃市长莎拉·杜特尔特-卡皮奥也赢得副总统选举。但正式选举结果还有待菲选举委员会确认。在选举结果得到最终确认后,小马科斯将于6月30日正式就任菲律宾总统。

同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祝贺菲律宾顺利举行大选,表示中方希望并相信菲律宾国内各政治力量将继续团结协作,共同致力于国家复苏和发展。

本次大选备受瞩目,甚至被称为菲律宾近40年来最重要的一次选举。不仅因为有10名候选人角逐菲律宾总统,更重要的是,本次选举还成为了马科斯家族的一次“回归”。

对于本次投票结果,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周边外交室主任周士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个结果是意料之中,“小马科斯本就呼声较高,他与同样受欢迎的莎拉·杜特尔特-卡皮奥一同竞选,形成了相互呼应的态势,增加了曝光度,引发了更广泛的关注。”

虽然选举结果已定,但暗流涌动的菲律宾政坛,以及当前棘手的经济问题都将考验小马科斯的执政能力。

5月10日,经过约6750万拥有投票资格的菲律宾公民一天的投票后,菲律宾总统选举结果正式出炉。

除了选出新一任总统和副总统,选举还将产生国会议员、地方长官与议员,涉及超过18000个职位。根据当前96%选票的计票结果显示,小马科斯已获得超过3000万张选票,得票率超过50%,远超获得约1456万票的对手莱妮·罗布雷多,与大选前的民调结果相符。

对于小马科斯的获胜,广西民族大学菲律宾研究所所长陈丙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主要出于三个方面原因,“首先,小马科斯的能力和形象比较出众。他不仅曾在北伊罗戈省任副省长和省长,从美国重返菲律宾后,又先后担任国会众议院议员和参议院议员,有丰富的从政经验。其次,小马科斯根据菲律宾家族政治长期存在的背景,所采取的竞选策略的成功。第三,小马科斯团队拥有充裕的竞选资金,以维护其庞大的竞选团队。”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刘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小马科斯善于利用社交媒体,以此重塑年轻选民对其家族背景的印象,并展现其父马科斯当政时期的主要政绩,“相比起意识形态和历史问题,如今的年轻选民更加关心民生、物价和基础设施等务实性议题。”

在小马科斯凭借高票数当选的同时,他的竞选搭档、菲律宾现总统杜特尔特长女、达沃市长莎拉·杜特尔特—卡皮奥的得票率为57.04%,也以绝对多数赢得副总统选举。就此,胜出选举的小马科斯和莎拉·杜特尔特—卡皮奥,将各自当选总统和副总统,这将是菲律宾两大政治家族的一次成功的“强强联手”,也是自1986年以来正副总统职位再次同时掌握在一对政治盟友手中。

对此,陈丙先认为,总统和副总统站在同一阵线,有利于国家的政治稳定。他表示,没有反对派的掣肘,政府可以把更多的精力用在国家建设上。

但与此同时,刘畅表达了担忧,“小马科斯和莎拉同时当选,菲律宾政治局面可能会失去一个总统和副总统层面的相互制约和泄压阀,其压力将更加明显地传导到国会等其他层面。”

说起小马科斯,绕不开的是他作为“总统二代”的背景。现年64岁的小马科斯,是菲律宾前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的儿子,于20世纪80年代初步入政坛。1990年代初,小马科斯先后当选北伊罗戈省省长、众议员和参议员。在2016年的菲律宾总统大选中,小马科斯曾角逐副总统,最终以较小差距输给罗布雷多。

由于马科斯家族的复杂历史,小马科斯在竞选期间选择通过社交媒体塑造政治形象。更重要的是,小马科斯获得了菲律宾国内多个政党、政治人物和社会团体等势力的支持。对此,陈丙先向记者表示,菲律宾大部分民众既非政治精英,也非知识精英,他们更关心的是自己的生活,因此小马科斯“自上而下”的竞选策略无疑收效更高,能够获得更多民众的支持。

小马科斯成功当选菲律宾新一任总统。在高涨的人气加持下,小马科斯备受外界瞩目。

在竞选时,候选人普遍被昵称为“邦邦”(Bongbong),其中小马科斯被支持者称为BBM(Bongbong Marcos)。小马科斯常年经营出温柔、随和,甚至不怕示弱的形象。在竞选期间,小马科斯虽然没有提出太多具体政见,只是以“团结”作为口号,但他是唯一表态有意继承杜特尔特政府路线的主要候选人。

“小马科斯在本次选举中的政治纲领表态比较‘粗线条’。他一直强调的‘团结和希望’也没有明确的指向性。这看似战斗力不强,但他通过打造政治家族强人的形象,抓住选民迫切改善民生的愿望,符合菲律宾民众对杜特尔特的认同感。” 刘畅向记者表示,从这个角度讲,小马科斯延续了杜特尔特的路线,也为自己争取了更多选民的支持。

周士新认为,鉴于杜特尔特执政期间留下了不少政治遗产,因此小马科斯继承杜特尔特路线的表态将为他加分不少。具体而言,小马科斯不会较大程度地进行修正,“无论是在吸引外资,促进产业结构转型,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实现创新经济和扩大对外贸易等方面,基本都会沿用杜特尔特的路线。”

竞选期间,小马科斯承诺创造就业岗位、吸引外国投资、改善农业设施和数字基础设施等,在外交方面则主张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

“小马科斯在处理内政问题上可能不如杜特尔特那么强硬,他不会成为一位非常强势的总统。”谈到小马科斯治理国家的前景,周士新表示,相信小马科斯会搭建有经验和能力的班子。

此外,在经济方面,陈丙先还认为小马科斯将继续推进杜特尔特任内的“大建特建”基础设施建设计划,通过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来扫清阻碍菲律宾经济发展的障碍。

选举期间,不少民众向媒体表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是恢复经济、改善民生和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这并不难让人理解,因在新冠疫情期间,菲律宾经济受到多重冲击。

5月5日,菲律宾财政部国库署发布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菲律宾的未偿债务攀升至12.68万亿比索(约合人民币1.6万亿元),创历史新高。其中本国债务占69.9%,外债30.1%。具体来看,本国债务达到8.87万亿比索,比2月增加了5.4%;外债为3.81万亿比索,比2月增加了3.6%。

在安邦智库宏观经济研究中心魏宏旭看来,菲律宾债务高企主要是出于应对疫情和经济恢复,扩大财政支出所致。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此前,菲律宾政府方面强调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以改善营商环境并吸引外资的政策,使得其积累了一定的公共债务。以扩大财政支出增加投资的方式,将进一步推高公共债务水平。”

智库ING银行的数据显示,3月菲律宾贸易逆差已扩大至49亿美元,环比增长40%,同比增长81%。受贸易逆差和美联储加息影响,从年初至今,菲律宾比索兑美元贬值3%。

货币贬值的同时,菲律宾通胀飙升至新高。据菲律宾国家统计局发布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由于石油和电力价格上涨推高了其他商品的成本,菲律宾4月份的通货膨胀率达到4.9%,为2019年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魏宏旭向记者表示,对于应对通胀,菲律宾能采取的措施并不多,即使加息也不会解决根本问题,“制约菲律宾经济的主因,目前来看还是疫情。菲律宾的服务贸易和旅游业在疫情下受到影响较大,使得菲律宾的对外贸易逆差不断扩大。”

虽然遭受债务和通胀的双重压力,多位经济学家预测,菲律宾第一季度经济会实现增长,2022年前三个月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中值估计为6.7%。

“尽管今年面临一些新的困难,如能源价格上涨、通胀上升等,但整体经济发展情况仍相对平稳。”魏宏旭向记者表示,未来经济发展的趋势仍取决于大选之后新政府的经济政策,例如财政政策上是否会收缩,以及疫情防控的进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