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时报专题报道:马岩松——卢卡斯博物馆背后沉静的力量

洛杉矶时报(LA times)近日整版报道了“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背后沉静的力量——MAD马岩松,正在洛杉矶留下自己的印记”一文。

同时另一篇回顾了MAD近年来的作品:朝阳公园广场、鄂尔多斯博物馆、梦露大厦、康莱德酒店、中国木雕博物馆、哈尔滨大剧院、黄山太平湖公寓、比佛利山庄·花院、义乌大剧院、亚布力论坛永久会址、衢州体育公园 11个项目。

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背后沉静的力量——MAD马岩松,正在洛杉矶留下自己的印记

黄色和红色的起重机,一排排拖车和醒目的金属“船体”,看上去就像受伤的“千年隼号”星际飞船在修理之前与叛军舰队汇合。

在冠状病毒疫情结束之前,如果你刚好漫步在洛杉矶博览园附近,很可能会看到这样的画面。这是由MAD建筑事务所设计、总投资约10亿美元的洛杉矶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施工现场的场景。

大多数洛杉矶人都知道这里最终将建成曲面的、闪耀的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未来将展出卢卡斯丰富的叙事艺术收藏,例如电影纪念品,以及超过一万件与电影相关的艺术作品,如漫画、插画、绘画、摄影、流动影像、雕塑等等。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建筑的设计者——总部位于北京和洛杉矶圣塔莫尼卡的MAD建筑事务所创始人,马岩松。

事实上,马岩松在中国是一个独具影响力的建筑设计师。在那里他设计建成了超高层、大剧院、博物馆、公寓等。但无论在这里还是那里,他都像卢卡斯故事中的一个安静而神秘的角色(我想到了波巴·费特),在背景中徘徊,低调却拥有巨大的能量。

而这正是马岩松想要的,他是一个寡言少语,习惯用图像和思想来为自己表达的人。

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外立面是弯曲的玻璃纤维板,同时像高架桥一样高高地抬升,形成了绿化的广场和通往博览会公园的新通道。

设计将感性、有机的元素植入卢卡斯博物馆中,例如弯曲的木墙、室内植物和起伏的绿色屋顶。但是大部分的拱形大厅将覆盖光滑的白色石膏,使其更加的轻盈和空灵,创造进入云端的氛围。游客们可以乘坐圆柱状观光电梯进入上层展览空间,有点直上云霄的感觉。

尽管许多人将设计比作太空飞船,但马岩松认为,它看起来就像一朵无形的云,盘旋在城市上空。它与周围地区或整个城市的建筑物没有建立各种对话,而是连接到该地区的广阔范围:丘陵,山脉,山谷和海洋。马岩松喜欢这样的想法,当人们看到建筑物漂浮在洛杉矶的上空时,他们会想知道:这是什么?

“一点也不像我们的现实,”他说,“这种陌生感和神秘感就像一块磁铁,吸引着好奇的人,无论老少”。

自然与我们的精神世界紧密相连。如果我们能够抓住这种感觉,我们就能够忘却物质世界对我们的束缚。——马岩松

马岩松看待建筑的方式更倾向于把卢卡斯的博物馆,像他所有的作品一样,当成一个环境,一个场景,而不是一个建筑。

“当我想到建筑时,我总是想到电影,”他说。他总是对电影产生的能量感到兴奋,就像大自然一样,能够激发情感,帮助我们逃离。这只是他与电影制作人卢卡斯以及洛杉矶之间深厚关系的众多解释之一。洛杉矶不仅根植于电影的逃避现实,也根植于马岩松所说的“绝对自由”。

与其他城市不同,这里文脉最紧密的建筑是那些看起来和现有建筑不一样的建筑。一个很好的实例就是,MAD在比佛利山庄设计的住宅社区——比佛利山庄·花院。这个项目在2014年吸引MAD来到了洛杉矶。花院沿洛杉矶威尔希尔大道而建,在某种程度上融合了花园、起伏的山丘,植物外墙,尖顶房屋这些元素。

“我们能否保留当下城市密度、高层和城市结构,但让自然的精神成为它们的核心?” 马岩松认为这将是我们的未来,是我们城市灵魂的重要注脚。

卢卡斯在2014年的一次竞赛中选择了马岩松来设计他的博物馆,当时他计划把博物馆建在芝加哥。芝加哥版的设计方案犹如一片漂浮在基地上的白色山峦,顶部似金属的皇冠,在城市的湖边冉冉升起。不幸的是这个计划,和卢卡斯早些时候尝试在旧金山Presidio国家公园建造的另一个传统项目(由达拉斯城市设计集团设计),因为种种原因被取消。

MAD前员工回忆说,卢卡斯和他的团队在看到马岩松在芝加哥的方案时就被深深打动了。“当他们拿着模型进来的时候,他们说:‘是的,就应该是这样’”,“卢卡斯的选择和马岩松的设计一样大胆,他们有共同之处”,他说。

当博物馆在芝加哥遇到阻力后,卢卡斯决定无论他在哪里建造,他都希望马岩松参与设计。尽管背景迥异,但卢卡斯和马岩松在某些方面却出奇地相似。

他们都是将情感注入作品的大师,都倾向于将诗意的过去和富有远见的未来作为灵感的来源,而不是停留在世俗的现在。他们都具有果敢以及无畏的气质,这也是他们在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上取得成功的关键。而且,与其他决策人相比,他们显得安静而低调。

“他本能地理解我在做什么,”马岩松这样评价卢卡斯,“有时候我不需要用语言来解释,他就能感觉到。”

马岩松和卢卡斯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卢卡斯在看到鄂尔多斯博物馆后,将他列入候选人名单。马岩松说,这个项目的灵感来自他多年前在《星球大战》中看到的一艘沙漠飞船。

马岩松承认他可能有点疏离。“有时客户认为我突然的沉默是在生他们的气”。他在会议中,有时会陷入沉思,一言不发,仿佛眼前发生的一切与他无关。

“我不知道为什么艺术家们需要描述那么多,我觉得我的作品可以为我解释一切”,他补充说。

对设计上的挑战,马岩松显得有些“执拗”,他经常花大量的时间去反复推敲没有经过实践的想法和技术,但是又能在必要的时候舍弃,这是难能可贵的。

公司的新员工通常要么在入职几个月后就辞职不干,要么永远留下来,加入这个努力工作的“家庭”,学习和适应随时随地琢磨和思考马岩松真正希望表达的设计意图。

“他几乎是我见过的最冷静的人之一。我多年来一直坐在离他四英尺远的地方,几乎听不到他提高嗓门的声音”,一位MAD员工说。

“马工习惯用草图来表达他的想法,”MAD副合伙人弗洛拉·李(Flora Lee)说,“我们知道如何应对这种情况,这是项目来回修改的初始阶段”。

“他宁愿设计10个伟大的作品,也不愿建造1000个庸常的项目, 团队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他们有机会去做一些伟大的事情。在建筑行业,你很少有这样的机会。”MAD前员工这样评价马岩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